记者昨日从宜宾市南溪区纪委获悉,近日,南溪区仙临镇一村干部因违规将自己女儿和前妻列入享受低保名单,在专项清理中被发现,该村干部已受到组织处理。

13本记录册背后的“抱团腐败”

一个不大的镇已就出现违规让亲属享受低保的村干部13名,让人不得不对村干部腐败引起足够重视。但纵观全国村干部情况,“小官大贪”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一些村干部借市县级纪委不重视,乡镇纪工委没有足够人力等先天优势,以手中“微不足道”的权利,借题发挥、借权生财,非法占有土地补偿款,救灾救济、扶贫优抚款物以及粮食直补、移民、退耕还林、宅基地等款项,贪污土地补偿款、工程款及厂房承包款,以掩耳盗铃之势,违规让自己的亲属享受低保等。

“感谢县纪委,把敢对老百姓‘救命钱’伸黑手的村干部查了,村里人的烦心事解决了!”1月5日,福建省宁化县泉上镇延祥村村民老杨高兴地说。原来,延祥村党支部原书记官启兴、原会计杨松发等6名村干部“抱团腐败”,分别受到了相应的惩处。

那村干部腐败为什么会如此猖獗呢?

事情得从2017年7月的一起网络舆情说起。当时,网络上有人爆料延祥村会计杨松发涉嫌侵占村民低保金等问题。而早在5月中旬,县纪委已接到有关问题举报,并已着手对反映该村部分村干部违纪问题线索展开初核。

村干部群体之所以出现如此多而深远的腐败问题,除了村干部本身在文化素质上的“先天不足”,最主要的原因仍是当前在村干部选举、监管上的重大缺陷。当前,我国虽然在村干部的选举上实行公开推荐、选举的模式,但这些程序往往会受制于农村家族势力的参与以及部分花钱买票“贿选”行为,加之一些乡镇干部在村干部选举上也想分一碗粥,暗箱操作、甚至操纵选举的现象时有发生。而在选举之后,乡镇干部碍于情面,或者权利、能力上的限制,缺乏对村干部实行与机关干部类似的监管。而上级组织、纪委等部门,则由于人力有限,很容易忽略对村干部的管理,造成一些不法行为的蔓延。而即使上级部门发现村干部腐败行为,也会源于腐败的量小,往往也会网开一面,以诫勉谈话、警告等了之,造成相关违纪违规行为的猖獗。此次南溪区对13名违规村干部的处理方式,也是如此,处理过后,他们可以照样做村干部,照样呼风唤雨,照样违纪违规,完全起不了任何惩戒的作用。

在已掌握有力证据的前提下,县纪委审查组果断采取措施,对时任延祥村会计杨松发、村党支部书记官启兴进行审查。

对此,必须对村干部的选任监管进行改革,在选举时,对一些以家族势力、钱权交易来操纵选举的行为,加大惩处。在监管上,加强的加官制度机制的设计,而在惩处上,则多考虑其影响面,影响范围,避免撤职了事、诫勉谈话了之。

“是有一部分低保金被我扣留下来,但没私用啊,都用在村里其他未评上低保的困难户身上了。”

审查中,杨松发连声“冤枉”,对自己的违纪问题只字不提。

“这是你村低保户的银行流水”“这是低保户反映的实际领取金额”……

面对审查人员拿出的证据,杨松发才松口,开始交代自己的违纪问题:“因为村里没有对低保金进行公示,加之村民都很信任我,从来没人去核查自己的低保金额,所以我才能占有部分资金作为私用。”

曾经,在村民眼里,身兼民政协理员的杨松发是个值得信任的“好干部”。低保户都主动将存折交到杨松发的手中,由其持存折到银行代领低保金后再转交给他们。杨松发正是利用了低保户的信任,瞅准了其中的漏洞,利用职务之便,大肆侵吞低保金。

经查,2004年至2015年间,杨松发采取“蚂蚁搬家”手法,经常带着低保户的存折到银行取出低保金后截留私用,共直接侵占村民低保金22049.82元,均用于个人日常开支。

随着调查的深入,杨松发还交代了违规申报低保、违规二次分配低保金等问题,共有34户违规申报低保户,骗取低保金20698.1元。杨松发还根据个人喜好,对其中部分低保金违规进行了二次分配,其余款项与他人私分。

据审查人员介绍,杨松发不仅动了村民低保金,还与官启兴等人将黑手伸向了生态公益林和粮食直补资金,形成“抱团腐败”。

而审查中,官启兴却一问三不知,表示对此事不知情,企图蒙混过关。

杨松发保管着村里的《低保金发放花名册》《低保金调整另补花名册》等13本记录册。审查组从中发现了证据:“2013年至2015年,每年从全村生态公益林补偿金中扣留9600元作为年底福利,共28800元”“2012年以来,虚增、虚列扶贫项目,套取村财112297元”……

13本记录册,详细记录着一笔笔违纪资金,成为官启兴、杨松发等人的违纪铁证。

面对证据,官启兴最终低下头来,“村里总有一些不方便入账的开支,比如超额的伙食费、娱乐场所消费等,但是我们不可能让村干部自己掏腰包啊。”据官启兴交代,为填补这些不便入账的开支,他与杨加亨、杨志明、杨祥鑫等前后三任村委会主任及其他村干部采取虚增、虚列扶贫项目等方式套取村财,用于账外支付村级接待以及娱乐消费等支出,所涉金额共计11.2万余元。

“现在真是后悔莫及!作为村里的一把手,这么多村干部集体犯错,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愧对组织,对不起家人,更对不起群众……”面对审查人员,官启兴悔恨交加。

2017年10月,官启兴、杨松发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其余4名涉案的村干部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纪所得全部予以收缴。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针对此案背后的失责问题,宁化县委启动问责,延祥村挂村领导、泉上镇副镇长廖东华以及包村工作组长刘东梁因履责不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镇党委书记、镇长、镇分管领导以及民政办主任等分别被诫勉谈话。

“对涉及民生资金的违纪案件,要从重从快从严查处,对典型案件,要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强化不敢腐的震慑,让群众在各种惠民政策、资金中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宁化县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要扎紧制度的笼子,建立健全基层“微权力”阳光运行、内部监督及事务公开等机制,决不容许啃食群众扶贫资金“奶酪”的行为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