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白花花的牛奶,一半被迫低价出售,一半喂狗或者被倒进了下水道。或许,这样的事情我们曾经在教科书中读到过,但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一个距离北京城只有80公里的延庆山村里。从奶…

在城区居民在超市精挑细选,希望找到更优惠牛奶的时候,京冀地区却出现大量牛奶滞销,奶农杀牛、倒奶的现象。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走访发现,由于收购量急剧下降,延庆县大榆树镇下辛…

导读:白花花的牛奶,一半被迫低价出售,一半喂狗或者被倒进了下水道。或许,这样的事情我们曾经在教科书中读到过,但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一个距离北京城只有80公里的延庆山村里。从奶荒价格暴涨到牛奶过剩喂狗,这好像一个诺比乌斯之环,不知从何时开始,亦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老张养殖散户,牛奶产业链里最微不足道的一环,他忧心的只是自家的牛奶何时才能卖出,而我们想问牛奶产业到底怎么了?

在城区居民在超市精挑细选,希望找到更优惠牛奶的时候,京冀地区却出现大量牛奶滞销,奶农杀牛、倒奶的现象。

牛奶如今是一家人的惆怅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走访发现,由于收购量急剧下降,延庆县大榆树镇下辛庄村的奶牛养殖户每天将上千斤白花花的牛奶倒进水沟。

由于收购量急剧下降,延庆县大榆树镇下辛庄村的奶牛养殖户每天将上千斤牛奶倒进水沟。往日里靠卖牛奶挣钱的村民,如今开始因为牛奶的滞销而倍加惆怅。牛奶滞销没钱买饲料,只能卖牛换钱,进入这种恶性循环中的村民每天都在为牛奶的销路闹心。

奶农把多余的鲜牛奶倒进奶站的下水道

北京城向北80余公里,下午的延庆县下辛庄村宁静祥和,悠扬的牛叫声从村落中不时传来。48岁的张万华也说不清楚,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村子里的养牛户忽然被各路记者长枪短炮的镜头围堵,这多少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但让他习以为常的却是,自家奶牛产下的白花花的牛奶被一桶一桶地倒向地沟之中了。憨厚的张老汉用粗糙的大手挠了挠蓬乱的头发向记者问道:听说俺们村牛奶卖不出去的事,被人弄网上了?

因收购价格低,奶农只能给奶牛喂秸秆等粗饲料

下午的村子里,街道上少有人来往,张老汉和往常一样在养殖小区里整理着自家的牛圈,妻子则站在门口看着他,俩人也不怎么说话。只是在老张向牛槽里放饲料时,妻子才喃喃地说了句:少放点吧,吃多了奶多还得倒,浪费。

现场 上千斤牛奶直接倒入下水道

晚上5点多,村口大货车的喇叭声响起,老张从牛圈走出来,拿起柜子上的钥匙,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告诉记者,收奶的车到了。他要去奶台上把今天村民们的近千斤牛奶送上车。奶台是村里养牛户们共同使用的场所,所有村民每天早8点晚5点都要在这里给自家奶牛挤奶储存。

下庄村的养殖小区从2003年开始建设,是县镇重点支持的乳牛养殖区,不少村民靠着养牛发家致富,今年却遭受了十多年没有的“寒冬”。

奶台上冰冷刺骨,就靠着两个煤球炉取暖,人走在里面嘴里直冒白气。以往有暖气,是以前收奶的老板给装的,现在不赚钱了,他们也不管了,咱就自己点两个煤炉凑合。老张一边说,一边示意记者凑近煤炉取暖。

今天上午8点,在养殖小区的奶站记者看到,白花花的牛奶刚刚挤出来,还冒着热气,放到了不锈钢大桶中,挤满一桶,就被奶农“哗”的一下子倒进下水道里。

收奶的司机从车上走下,老张和妻子央求司机把今天存的奶都收走,司机用注射器从大铁罐桶里抽出奶检验后,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老张和妻子一直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可就在奶泵抽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坏掉了,老张他们捣鼓了很久也没能再启动。老张一咬牙,叫来村民,大伙一块将剩下的300多斤奶一桶一桶地抬到收奶的货车上。

“心疼着呢,我们这牛奶多稠啊,老板都说质量好,但是没人要啊!”奶站工作人员介绍,每天早、晚奶农排队来奶站“标准化”挤奶,也每天排队“倒奶”。

看着远去的收奶车,老张和村民有些怅然。他们顾不上擦掉额头的汗珠,便又各自回家赶牛前来挤奶。一路上大家无话,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阴郁,因为接下来的挤奶工作中,又要有一半的牛奶被倒掉。老张说,从2014年的4月份开始,先是奶价下跌,从当初的每斤1.9元跌到现在的1.4元,伴随着下跌的同时,是收奶的老板们开始限量收购,到今年,大量的牛奶就只能被倒进下水道里了。

在奶农霍女士家中,昨天没舍得倒掉的两大桶牛奶都快结冰了。“我们一天三餐都喝牛奶,村里的鸡、狗也喝。那也喝不完,只能倒掉。”

伴随着奶台上挤奶机的轰鸣,一字排开的纯奶瓶子里白花花的牛奶开始流出。看着瓶子中牛奶的刻度缓缓升高,老张显得并不高兴。挤完奶后他盛了一大桶奶,领回去喂狗。狗没喝完的奶,他只好倒进了下水道中。

奶站工作人员介绍,村里现在有10户养牛户,目前每天产2600斤牛奶,倒掉的占到一半。

牛奶曾经是一家人的希望

讲述 早已开始卖牛 注定要赔钱

老张和奶牛相伴了十几年,他说现在就连晚上睡觉躺在床上都在为卖不出去牛奶而发愁。你说,现在城里人是不是不爱喝牛奶了?他蹲在家门口的土坡上,惆怅地向记者询问。

对于养殖大户张万立来说,赔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家里有31头牛,这个数字比最高峰时候已经降了一半,从2014年8月开始,就陆续卖牛。

2000年,因为当时的政策鼓励贷款养牛,老张也加入到了养牛的行业中。那时只要有人担保就能贷来款,老张便一口气买了十多头奶牛。尤其是到了每年快过年的时候,牛奶价格蹭蹭上涨,让一家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老张回忆过去,每个月靠卖牛奶的收入都能有三四万元钱,刨除饲料钱每个月能赚到将近2万元,一家人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着卖牛奶。十多年来,老张家新起的红砖房、孩子上学的学费,都是白花花的牛奶换来的。而现在因为牛奶滞销,每个月他家至少要赔一两千元钱。

最高峰时候,张万立一天挤奶1600斤,每斤1.5元到1.9元不等。从2014年8月开始,价钱开始一毛钱一毛钱往下降,收奶量也翻着跟头往下走,至于现在一斤多少钱,老张说:“不知道,老板说几毛就是几毛。”

前几年牛奶根本不愁卖,咱坐家里就有收奶的老板上门谈价钱。老张回忆起当初的情景,自己也乐了,他们好几个老板都过来,这个问1.6元卖不卖,那个赶紧说他出1.7元,都是抢着收。伴随着卖牛奶挣钱,奶牛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一头牛的价钱能到近2万元。为了多赚钱,老张和村民们一样,挣了钱就再买奶牛,最高峰时,仅老张一家就有60多头奶牛。

即使价格再低,养殖户也不能拿到“现钱”,老张上一次收钱还是2014年8月份的事情。收奶老板欠他10多万元,多次催款,收奶老板只是说没钱。

谁也说不上来,冬天到得如此突然,让村民们有些措手不及。就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老张已经卖出去了10头牛,加上之前陆续卖的牛,现在他家的牛棚里只有30头奶牛。因为牛奶不好卖,奶牛的价钱也随之下跌,一头牛仅能买到七八千元了。

忍饥挨饿的还有奶牛,而饲料厂已经明确表示不再对下庄村奶农赊账,老张只好对牛实行“配额”制,10斤饲料配上7斤玉米秆、玉米粒,目的就是让奶牛少产奶。

老张的妻子因为本分热心,被村民们请来帮忙照顾牛台,村民们从牛台卖牛奶的账本都在她手里留着。以前收牛奶的老板还给我开工资呢,现在我成纯义务帮忙的了。说起这些,她并不是太过计较,反而哈哈笑起来。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摞算术本,开始和记者盘算着如今的烦恼。村子里10户养牛的村民,现如今每天产奶2600多斤,其中一半都得倒掉。

老张想再卖几头牛,但是他听说一头牛的价格从15000元,降到了8000元。

就在她算账的时候,另外一户养牛户走过来,询问她打官司的事。她这才和记者说道,因为一个收奶的老板已经拖欠了大伙4个月的牛奶钱,所以村民将老板告上了法院。过几天说是调解,到时候看人老板怎么说吧。她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地说,你看现在奶台上老有人来拿瓶买散装的奶,之前我都不卖的,现在5元、10元的,卖一点是一点吧,总比浪费了强。

探因 质量、价格没竞争力造成滞销

牛奶成为一村人的烦恼

记者联系到与该村养殖小区签订收奶合同的董先生,董先生说,牛奶滞销的主要原因还是奶企收购量不高造成的。无论从质量还是价格上,北京郊区散户奶农的牛奶没有竞争力。奶企每天都在压缩收购量,因此牛奶滞销。

下辛庄村的养殖小区从2003年开始建设,是县镇重点支持的乳牛养殖区,不少村民曾经靠着养牛发家致富。村民们说,如今因为牛奶卖不出去换不来钱,他们只能卖牛换钱买饲料,而且现在也不敢多喂饲料。两斤饲料能产一斤奶,喂得多浪费的就多。你看我这牛,以前至少一天给20斤的饲料,现在一天就喂4斤了。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4年,河北、山东、青海等地,均出现牛奶滞销现象,不少奶农将新鲜牛奶倒掉,还有奶农直接用牛奶浇地。

在不少奶农家里,存着舍不得倒的牛奶大都已经结冰,喂鸡、喂狗、自己喝,可最后还是得倒掉。从2014年的8月开始,牛奶的价格就从1.9元往下跌,收奶的量也开始锐减。而且收奶的老板已经欠了不少奶钱,大伙多次催要,但老板也说自己亏了,没钱。村民们自己算了下账,总共有30万元左右的奶钱一直拖欠到现在。没钱就买不了饲料,大家也只能减少饲料的量,实在不行就只能卖牛,不少养牛户都已经开始卖牛。

据《经济参考报》2014年12月10日撰文分析,除了食品安全质量方面的原因外,与乳品企业对接不力也是导致牛奶滞销的另一原因。此外,进口奶粉大量进入市场造成本地牛奶销量下降,致使销路受阻。

在采访中,前来收奶的司机也告诉记者,今年牛奶不好销,老板也不让他们多收了。厂家现在收的量少了,还老说从散户收上来的奶有各种问题,有时候说酸了,有时候说有异味,总之是卡着不要,我们也没办法。司机无奈地和村民们说。

目前,延庆的奶农希望有实力的企业能到村里来收购牛奶。如有企业到村里收购牛奶,可拨打本报热线52165216,本报记者将帮忙联系。

村民们说,有村民自己跑到延庆县城里去卖牛奶,虽然每天也有不少县里的居民购买,但毕竟只能是小量的运输贩卖,远远比不上倒掉的牛奶多。

文/本报记者池海波本版摄影/本报记者黄亮线索提供/蒋先生

国产奶业十面围城

顾客

买进口牛奶是因为安全

从去年开始电商频繁针对进口牛奶打价格战。据不完全统计,在进口常温奶井喷式增长的背景下,目前有200个左右的洋品牌活跃于中国市场。其中,进口常温奶主要集中在1号店、天猫[微博]商城、我买网[微博]等电商平台进行销售。我买网的工作人员昨天表示:去年双十一,每3位下单成功的消费者中,就有一位买了原装进口纯牛奶。另外根据近一个月销售数字统计(2014年12月7日至2015年1月6日),进口牛奶和国产牛奶销售额及订单量的比值是5比1,而去年同期的比值是3比1。

消费者赵女士说,她和周围妈妈热衷于购买进口奶的理由是安全,我买进口奶主要是给孩子吃,一般会选择澳大利亚或新西兰产的,除了进口牛奶口感好,还因为进口牛奶的品质更安全些。

文/本报记者李佳

超市

洋牛奶与国产奶掀起暗战

除了电商频繁将进口牛奶作为主打产品进行促销,在本市各大超市,进口牛奶的陈列专区不断扩大领地,进口牛奶的购买人群也在不断扩大,并悄悄成为市民的新宠,除了在京的外国人、高收入家庭外,很多年轻的80后父母也愿意多掏钱给自己的孩子买进口牛奶喝。

在更接地气的家乐福、沃尔玛等超市,进口牛奶的品牌也日益丰富。超市工作人员透露,虽然国产奶占了超市奶制品销售的九成,但这两年销售量基本没有太大的增长,而进口牛奶销售量却呈大幅增长态势。某进口奶品牌促销人员表示,以前超市进口牛奶只有三四款主打品牌,今年增加到20多款,销量增长也很快,最近三个月的销量几乎抵得上去年半年的销量,其他品牌的情况也类似。文/本报记者李佳

专家

进口奶价暴跌企业库存饱和

近期为何出现奶农倒奶现象?乳业观察员宋亮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2014年进口奶粉价格暴跌。宋亮介绍,进口奶粉俗称大包粉,是奶企做复原乳的主要原料。从2012年起,进口奶粉就在逐渐替代国内奶源,很多奶制品都直接用进口奶粉。

2014年国际奶粉价格出现了暴跌,由每吨5万多元跌至1万多元。由于奶企囤积了很多进口奶粉,库存饱和就没法收原奶,于是逐渐减少鲜奶收购。现在奶农倒奶已经不是原奶价格高低的问题,而是奶企根本就不收。有观点认为,受市场驱动,奶农在2013年原奶供应不足价格上涨的情况下,加大奶牛饲养规模,结果到2015年初牛奶饱和甚至是过剩。

链接

2015年新年后一周内全国各地出现过的倒牛奶现象:河北石家庄的奶农因鲜奶滞销,在短短10多天的时间内卖出50多头牛。同时,由于鲜奶大量积压,储奶罐容量也有限,奶农将每天新产的鲜奶倒进下水道。

山东潍坊奶农因企业拒收鲜奶而大面积杀牛、倒奶。

河北廊坊,奶农因收奶纠纷把整车原奶倒掉。

走不出的死循环奶荒过剩

2002年3月5日,西南最大的乳品企业四川华西乳业的市场零售价突然全线降低,卖出了近年来的最低价,甚至比可乐、中档纯净水还便宜。

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由三鹿的三聚氰胺事件引发的信任危机,使牛奶市场出现饱和的局面,价格迅速回落,造成奶农低价卖奶,并出现倒奶事件。

2013年上半年起,奶荒来袭,原奶紧缺导致诸多企业吃不饱,出现超市断奶,企业停产。

2014年八九月份,因为蒙牛乳业[微博]泰安公司决定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收购青岛、烟台、威海等地市的鲜牛奶,众多养殖合作社负责人和奶农代表选择倒奶杀牛。

2014年12月,厦门市场奶荒变奶剩,液态奶普遍降价一成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