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在今年一季度会陆续出台,而率先出台的将是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文件。”1月6日,接近国资委并参与相关方案研究的一位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在今年一季度会陆续出台,而率先出台的将是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文件。”1月6日,接近国资委并参与相关方案研究的一位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不久前,国资委主任张毅主持的国资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七次全体会议,研究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分析人士认为,该意见将“内部人控制”单列出来,可见管理层对国企主要负责人监管的重视程度之高,这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第一关。
本报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在内部人控制方面,该意见创新性地引入了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用以约束国企负责人行为;而在防范国有资产流失上也首次采用了负面清单管理。
内部人控制
据受访的观察人士介绍,国资流失主要不是由外部人造成的,而是由内部人主导的,内部人控制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对于“内部人控制”的理解,湖南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肖毅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国有资产代理人侵吞、蚕食国有资产,比如一些国企负责人搞利益输送、给自己定高薪等。
“所谓内部人就是指国企主要负责人,如董事长、总经理,从多年的反腐经验和教训来看,一些负责人失去监督,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例比比皆是。”1月6日,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对记者说。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2014年至少有70名国企高管被查处,而这些落马高管的案底均涉及贪污和国有资产流失。
国资专家周放生注意到,若国企高管腐败100万元,那么背后平均要输送上亿元的利益,这个过程存在的安全、环保、质量问题,将给社会、国家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此外,不负责任的盲目投资,项目投产之日即是亏损之时;管理不善造成的“跑冒滴漏”,任凭国有资产“风吹雨淋”;没有效益增长的目标考核,坐视国有资产坐吃山空,都会造成严重的体制性流失。
李锦告诉记者,有些国企的人、事、权都集中于一人,董事会无法监督,有些国企负责人甚至打着“自主”的牌子,无限扩大个人权力,这些都是在国企改革中出现的问题。
这些“体制性流失”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去年,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多次强调,中央企业和国有金融机构负责人决不能只重业务不抓党风、只看发展指标不抓惩治腐败。李锦认为,反腐和改革同样重要,改革要与反腐紧密联系在一起。
据上述接近国资委人士透露,2015年是国企改革的实施年,《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可能作为第一个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出台。肖毅敏认为,加强国企的公司治理结构,实现股权多元化,让董事会充分发挥作用,防止单一大股东的独裁决策,是最主要的约束和控制。
负面清单管理
记者采访国资委相关部门获悉,《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出台的目的,是校正各地出台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因为在混改过程中,将国有资产转让时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隐患。
“改革强调市场调节,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国有资产是个‘放’的过程,但毕竟是国有资产,所以还要管得住。”肖毅敏称。
张毅日前要求,国资委都要勇于变革,以聚焦监管内容、调整监管方式、提高监管效能为重点,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授权一批,下放一批,收缩一批,移交一批,把该放的坚决放到位,把该给的坚决给到位,同时对该管的也要管到位。
在肖毅敏看来,“四个一批”诉求的“放”,但放开管理的同时,必须跟上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国企负责人和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体制。
“怎么保证国有资产增值保值,这一套制度是非常必要的,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其他国家也都在做这方面的制度约束。”肖毅敏说。
据上述权威人士透露,《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引入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规定了哪些行业的国有企业,在引入社会资本的时候必须保证控股,并规定哪些行业属于限制级,不在清单之列均可进入。
记者获悉,至少七个领域的国有企业或业务板块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时,应禁止、缓行或谨慎操作,包括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自然垄断领域、关系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公共服务设施领域、关系生态安全的自然资源领域、关系国家安全的国防军工等特殊产业、关系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政策性业务强和承担特殊功能的领域、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或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首先应该建立负面清单制度,负面清单内的企业直接关系到坚持基本经济制度的底线和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红线,目前不要急于搞混改,条件成熟后,有的企业可以进行国有绝对控股的混改,但前提是国家出台了具体的清单、具体政策和操作规则。”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说。
此外,凡是改革涉及企业改制、股权变动、产权交易、资产转让等重要环节的,都要按照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开展评估、进场交易,通过市场发现价格,防止国有资产被暗箱操作和低估贱卖。
李锦认为,在国企改革过程中应该尽可能地实现规范化、法制化、透明化、公开化,充分发挥纪委、监事、职工大会的监督作用,建立健全全方位的防控国有资产流失的体制和机制。

“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在今年一季度会陆续出台,而率先出台的将是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文件。”1月6日,接近国资委并参与相关方案研究的一位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不久前,国资委主任张毅主持的国资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七次全体会议,研究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分析人士认为,该意见将“内部人控制”单列出来,可见管理层对国企主要负责人监管的重视程度之高,这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第一关。
本报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在内部人控制方面,该意见创新性地引入了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用以约束国企负责人行为;而在防范国有资产流失上也首次采用了负面清单管理。
内部人控制
据受访的观察人士介绍,国资流失主要不是由外部人造成的,而是由内部人主导的,内部人控制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对于“内部人控制”的理解,湖南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肖毅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国有资产代理人侵吞、蚕食国有资产,比如一些国企负责人搞利益输送、给自己定高薪等。
“所谓内部人就是指国企主要负责人,如董事长、总经理,从多年的反腐经验和教训来看,一些负责人失去监督,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例比比皆是。”1月6日,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对记者说。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2014年至少有70名国企高管被查处,而这些落马高管的案底均涉及贪污和国有资产流失。
国资专家周放生注意到,若国企高管腐败100万元,那么背后平均要输送上亿元的利益,这个过程存在的安全、环保、质量问题,将给社会、国家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此外,不负责任的盲目投资,项目投产之日即是亏损之时;管理不善造成的“跑冒滴漏”,任凭国有资产“风吹雨淋”;没有效益增长的目标考核,坐视国有资产坐吃山空,都会造成严重的体制性流失。
李锦告诉记者,有些国企的人、事、权都集中于一人,董事会无法监督,有些国企负责人甚至打着“自主”的牌子,无限扩大个人权力,这些都是在国企改革中出现的问题。
这些“体制性流失”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去年,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多次强调,中央企业和国有金融机构负责人决不能只重业务不抓党风、只看发展指标不抓惩治腐败。李锦认为,反腐和改革同样重要,改革要与反腐紧密联系在一起。
据上述接近国资委人士透露,2015年是国企改革的实施年,《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可能作为第一个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出台。肖毅敏认为,加强国企的公司治理结构,实现股权多元化,让董事会充分发挥作用,防止单一大股东的独裁决策,是最主要的约束和控制。
负面清单管理
记者采访国资委相关部门获悉,《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出台的目的,是校正各地出台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因为在混改过程中,将国有资产转让时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隐患。
“改革强调市场调节,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国有资产是个‘放’的过程,但毕竟是国有资产,所以还要管得住。”肖毅敏称。
张毅日前要求,国资委都要勇于变革,以聚焦监管内容、调整监管方式、提高监管效能为重点,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授权一批,下放一批,收缩一批,移交一批,把该放的坚决放到位,把该给的坚决给到位,同时对该管的也要管到位。
在肖毅敏看来,“四个一批”诉求的“放”,但放开管理的同时,必须跟上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国企负责人和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体制。
“怎么保证国有资产增值保值,这一套制度是非常必要的,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其他国家也都在做这方面的制度约束。”肖毅敏说。
据上述权威人士透露,《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控制意见》引入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规定了哪些行业的国有企业,在引入社会资本的时候必须保证控股,并规定哪些行业属于限制级,不在清单之列均可进入。
记者获悉,至少七个领域的国有企业或业务板块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时,应禁止、缓行或谨慎操作,包括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自然垄断领域、关系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公共服务设施领域、关系生态安全的自然资源领域、关系国家安全的国防军工等特殊产业、关系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政策性业务强和承担特殊功能的领域、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或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首先应该建立负面清单制度,负面清单内的企业直接关系到坚持基本经济制度的底线和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红线,目前不要急于搞混改,条件成熟后,有的企业可以进行国有绝对控股的混改,但前提是国家出台了具体的清单、具体政策和操作规则。”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说。
此外,凡是改革涉及企业改制、股权变动、产权交易、资产转让等重要环节的,都要按照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开展评估、进场交易,通过市场发现价格,防止国有资产被暗箱操作和低估贱卖。
李锦认为,在国企改革过程中应该尽可能地实现规范化、法制化、透明化、公开化,充分发挥纪委、监事、职工大会的监督作用,建立健全全方位的防控国有资产流失的体制和机制。

摘要:在一年一度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国资委主任张毅定调2015年国资改革方向,除了大刀阔斧地推进国企改革外,国资委将带头进行自我改革,把该给企业行使的权力都放给企业,把不该企业负担的包袱都卸下来,切实增强企业作为独立市场主体的活力和…

    在一年一度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国资委主任张毅定调2015年国资改革方向,除了大刀阔斧地推进国企改革外,国资委将带头进行自我改革,把该给企业行使的权力都放给企业,把不该企业负担的包袱都卸下来,切实增强企业作为独立市场主体的活力和竞争力。

    “明年的国资改革仍然要在准确界定不同企业功能的基础上分类实施,同时稳妥、规范、有序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张毅透露出2015年国企改革路线:一方面要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对不同类别国有企业,明确主要特点、发展目标、改革方向,分类推进改革调整,加强分类监管、分类考核;其次,国有企业要“因企制宜”稳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防止大轰大嗡、防止“一混了之”。另外,国资委下一步还将大力推进“四项改革”,试点总结的成熟经验和有效做法将被推广,以点带面加快推进国企改革。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员工持股这一敏感问题,国资委将规范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选择部分企业进行试点,在总结经验基础上稳妥有序开展。

    “2015年保增长仍然是国企重点任务,在国内外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国有企业要继续降本增效,加大减亏、扭亏的力度。”张毅在会议上表示。来自国资委的数据显示,1月至11月,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9.8万亿元,同比增长4.5%;实现利润1.95万亿元,同比增长5.2%;其中,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2.5万亿元,同比增长3.3%;
实现利润1.28万亿元,同比增长5.2%。

    记者了解到,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后,国企改革进入加速期,除了国资委牵头酝酿的多项国企改革方案外,地方版的国企改革已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现阶段已有超过20个省市地区发布国企改革方案。以广东省为例,其出台的国企改革方案中明确目标,到2020年,将推动形成15家左右营业收入或资产超千亿的大型骨干企业集团。

    和以往不同,张毅在勾勒出下一步国企改革方向的同时,对下一步国资委监管工作的改革也表现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张毅表示,国资委监管工作的改革不应是动其皮毛的修修补补,而必须是动其筋骨的大刀阔斧,有些方面甚至要脱胎换骨,下一步各级国资委都将以聚焦监管内容、调整监管方式、提高监管效能为重点,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授权一批、下放一批、收缩一批、移交一批,把该放的坚决放到位,该给的坚决给到位,对该管的也要管到位。

    他特别指出,下一步国企改革过程中,要重点规范国有资产评佑,完善国有资产定价机制,严格操作流程,确保公开透明,切实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值得注意的是,“反腐”依旧是2015年围绕国资监管的“主旋律”。对于新一年的反腐工作,张毅表示,要坚决根治严重影响国有企业形象的突出问题,并惩处侵吞国有资产的违法行为和腐败分子。一方面,将切实加强权力监督的制度设计,对于权力集中的领域和岗位,实行分事行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防止权力滥用,另一方面将改进和完善外派监事会制度,聚焦监督主业,将工作重心放到揭示危及国有资产安全、国有资产流失的重大问题上。

    此外,国资委还将针对企业领导人员住房超标、亲属经商办企业、公款出国旅游等共性问题开展专项治理,严格执行国有企业负责人廉洁从业规定,同时将加大查办案件力度,严肃查处违纪违法问题,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