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蛀虫无孔不入,在海南中部山区的贫困的少数民族自治县,发生震动县城的职务犯罪案件。
记者今天从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纪委获悉,白沙黎族自治县农业局局长王秀持、副局长王光庆、副…

海南曝出农资补贴腐败窝案 过亿元资金被骗取
4个月时间内,由瓜菜大棚建设财政补贴资金牵出的腐败案,让海南省12名农业局正副局长“落马”,涉及9个市县,几乎占到全省市县的一半,…

此前韶关、江门等多地也有畜牧系统干部被立案查处
因为生猪养殖场补贴,广东梅州下属8个县市区畜牧局局长被立案查处;韶关6名县级农业畜牧局局长、5名副局…
此前韶关、江门等多地也有畜牧系统干部被立案查处
因为生猪养殖场补贴,广东梅州下属8个县市区畜牧局局长被立案查处;韶关6名县级农业畜牧局局长、5名副局长被查;江门下属的台山、开平、恩平等县级畜牧局局长失联;肇庆广宁县、四会市、德庆县畜牧兽医局局长及河源连平县畜牧兽医渔业局局长相继落马……
这些畜牧局长无一例外地涉及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改扩建专项补贴腐败。
要经过层层审核监督的补贴,如何轻易地被局长们藏入腰包?多市县的系列腐败为什么能出现?
梅州 虚构养猪场以骗补
7月13日,羊城晚报记者从梅州市检察机关获悉,全市8区县畜牧局、农业局等相关部门人员涉造假骗取生猪养殖场补贴系列案件,共有31人被查。包括8个县市区畜牧局局长,另有畜牧局副局长9人、农业局局长2人、副局长1人、发改局局长1人、畜牧股长5人。该系列案件为梅州历年办案规模最大、查处范围最广、查处人数最多的系列涉农骗取案件。
2007年以来,中央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扶持生猪养殖的补贴政策。按规定,广东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改扩建项目的中央投资补助标准为:年出栏500-999头的养殖场每个补助15万元,年出栏1000-1999头的补助30万元,年出栏2000-2999头的补助50万元,年出栏3000-10000头的补助80万元。而申请这项补贴有着严格的规定,必须经过当事人申报、现场审核、资料审批、项目验收、资金拨付、审计监督等多个环节。
记者从梅州市检察机关获悉,被查处的31人,主要是通过编造虚假材料,没有养猪场的无中生有,让自己的亲戚开办养猪场,以权谋私,监守自盗。有的竟然偷梁换柱,本来按照中央补贴政策,生猪养殖场补贴为一次性发放,但有相关干部却把养殖场“新换”法人代表,再发一次补贴。
目前来看,绝大部分人骗取的补贴金额在30万至150万元之间。此次查处的系列案件为国家挽回了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据了解,梅州市检察机关今年以来共立案侦查涉农领域职务犯罪65件77人。
江门 三市畜牧局长失联
江门的农业系统也正面临反腐风暴。13日,羊城晚报记者获悉,从今年年初开始,江门市台山、开平、恩平三市畜牧局局长已经失联,他们都涉及生猪养殖场补贴问题。
据台山市检察院今年2月份的通报,2015年1月,台山市检察院依法查处台山市套取生猪养殖场补贴的职务犯罪系列案9件涉及14人,其中正科级干部2人,副科级干部3人,涉及贪污、行贿、受贿、滥用职权等多项罪名,涉案金额数百万元。
4月22日,信息公开网发布了一条信息不禁让人连篇:近日,台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台山市长江食品有限公司及该单位法定代表人江建常涉嫌单位行贿罪进行立案侦查。据悉,江建常涉嫌单位行贿罪、诈骗罪,其公司是江门最大、广东前五的养猪集团,目前有18个养猪生产基地,年屠宰及销售生猪120万头。
目前尚不清楚台山、开平、恩平三市畜牧局局长涉案的案情。据知情人士透露,三市畜牧局局长失联后并未出逃,仍在江门,相关案件正在办理之中,因此并没有对外公布案情。目前,江门市畜牧局尚未对他们进行任免,但已安排其他人接手他们的工作。
窝案串案占比九成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处于江门农业系统反腐风暴的远不止这三个人。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台山市农业局原局长林卓明等人涉嫌职务犯罪案件被立案侦查;5月21日,江门市农业局副局长兼江门市畜牧兽医局局长张福来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
除了江门、台山、恩平、开平农业局之外,江门市还有其他区市农业部门人员也在反腐风暴中倒下:7月6日,原江海区农业局畜牧水产股股长兼动物防疫检疫站站长柯闯耀涉嫌受贿罪一案侦查终结,已依法移送审查起诉;7月10日,鹤山市宅梧镇畜牧兽医站原站长梁新龙涉滥用职权被提起公诉……
这也不是江门第一次侦办涉农腐败案件,根据2月份的报道,“2010年1月至2014年11月,我市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处职务犯罪案件472件593人,其中涉农领域渎职案件137件151人,涉案经济损失达14598.4292万元,占查办职务犯罪总数的29.1%。”
根据江门市检察机关的总结,涉农案件的一大特点是窝案、串案数量多,犯罪情节中的“利益链”现象比较突出。在江门市查办的涉农职务犯罪案件当中,属于窝案、串案的有123件,占查办此类案件总数的89.8%。涉农职务犯罪主体个人牟取私利的数额往往不大,多是在监管落实和资金分配的“最后一道关口”出现了职务犯罪行为,而这些领域犯罪直接侵害到农户的切身利益,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较大。
韶关 两年前就开始查办
而更早的2013年下半年开始,韶关市检察机关就开始调查畜牧系统生猪养殖场补贴问题。数据统计显示,2007年至2013年,韶关共有156家生猪养殖场获得中央专项补贴资金6255万元,几乎所有拿到过该补贴的养殖户都接受了检察院的调查问讯。
至2014年4月,韶关市检察机关立案县级农业畜牧局局长6人、副局长5人、其他人员5人,立案发改部门领导或科室领导4人,社会中介人员3人。2014年10月,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韶关市人民检察院指定曲江区人民检察院对原韶关市农业局局长、党组书记李卫忠涉嫌受贿罪进行立案侦查,他也成为卷入此案的最高级别官员。
时至今日,羊城晚报记者多方了解到,除原韶关市农业局局长、党组书记李卫忠涉嫌受贿罪仍在调查阶段外,其余多位畜牧系统官员涉嫌滥用职权案件均已陆续进入审判、宣判阶段。
随着畜牧系统多位官员“落马”以及判决书的公布,韶关市畜牧系统生猪养殖场补贴问题系列案件的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
收钱帮养殖户造假
以原南雄市农业局副局长兼南雄市畜牧兽医水产局局长曾启斌为例,2007年,他在收受主田生猪养殖户李某某、乌迳生猪养殖户叶某某、全安生猪养殖户刘某某等人贿赂5万元后,在明知当时三人的生猪养殖规模达不到要求、年出栏量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仍然同意三家生猪养殖场上报申请,骗取国家专项补贴共计60万元。
2008年和2009年,曾启斌又先后在“有领导打招呼”和收受贿赂的情况下,先后同意上报生产规模、年出栏量不符合条件的珠玑镇十里岭猪场和全安镇惠民猪场所提交的补贴申请,两家生猪养殖场分别获得国家专项补贴30万元。
2010年,曾启斌明知南雄市湖口镇太和某养猪场不符合条件,还是同意该养猪场老板肖某80万元的补贴资金申请。
珠玑镇十里岭猪场老板钟某供述,2008年申报上述专项补贴时,申报材料除单位基本情况是按照猪场情况填写之外,其他材料都是出了两三百元请畜牧局的人帮自己找人制作的。他也承认,根据文件规定,自家猪场确实不符合生猪补贴申报条件,“但是有南雄市畜牧局领导帮我操作,有不符合条件的地方,他们会帮忙处理”。
南雄市畜牧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则证实,2010年年初,曾启斌表示当年申报名额应从以往未申报成功的养殖户中选取,并最终确定上报了肖某的养殖场,肖某当场怀疑自己猪场符不符合项目申报条件,他却说:“叫你办你就办。”

腐败蛀虫无孔不入,在海南中部山区的贫困的少数民族自治县,发生震动县城的职务犯罪案件。

海南曝出农资补贴腐败窝案 过亿元资金被骗取

记者今天从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纪委获悉,白沙黎族自治县农业局局长王秀持、副局长王光庆、副局长黎运书以及县财政局副局长苏华4人涉嫌违纪,近日被停职,由中共白沙黎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调查。

4个月时间内,由瓜菜大棚建设财政补贴资金牵出的腐败案,让海南省12名农业局正副局长“落马”,涉及9个市县,几乎占到全省市县的一半,涉及违法违纪金额超过1亿元。

过亿元补贴打水漂

今年7月,海南省审计厅对涉农专项资金绩效审计情况向海南省政府报告时指出,审计资金21.55亿元中,查出违纪违规金额5.05亿元,其中大棚建设补贴资金方面违纪违规现象突出,涉及虚报冒领、闲置浪费的大棚补贴资金过亿元,主管部门严重失职甚至渎职。

随后的8月至11月,海南省纪委通报,这个省19个市县中有9个市县农业系统官员因大棚补贴资金涉嫌违纪,12名正副局长被调查,目前,移送纪检、检察机关案件就达30起。

海南省纪委相关人士表示,半数市县的农业官员因大棚补贴问题“落马”,而且案件普遍呈现窝案性质,令人震惊。

大棚撂荒牛群吃草

惠农补贴缘何成了撂倒众多农业官员的“绊马索”?记者调查发现,为解决海南本地菜价高,常年“菜篮子”建设投入不足的问题,海南省近年来投入巨额补贴支持蔬菜大棚建设,仅2012年和2013年就分别投入1.24亿元和9300万元重点支持常年蔬菜设施大棚建设。

一些不法分子打起这些补贴的主意。他们为了套取补贴,花重金拉拢掌握审批、审核权的农业系统干部。上级授意、下级操作,大开“绿灯”审核通过后,不法分子成功套取补贴,建好的大棚便丢弃撂荒,“人走棚空”。

海南省审计厅对全省11个市县近三年大棚建设资金进行审计的报告指出:11个市县121个大棚5180.15亩闲置或损毁严重,涉及补贴资金6746.79万元,其中61个大棚完全损毁;24个大棚闲置弃荒;36个大棚仅仅是钢架竖立在土地中,无法发挥作用。

记者在海口市旧州镇龙头村的常年蔬菜基地看到,这个占地百亩的连片大棚钢架已经损毁锈蚀,地上长满荒草,附近的牛群在悠闲地吃草。

“内鬼”捞油水三招

记者从海南省纪检监察部门了解到,在出事的基层涉农部门,上至局长,下至普通干部,都能从申报、测量、验收等环节捞到“油水”。

第一招:收受贿赂,给虚假合同放行

2011年3月到4月间,海南省文昌市无业人员林某、崔某某等人虚构《土地承包合同书》,并持虚假合同书向文昌市昌洒镇政府申报瓜菜大棚补贴。他们分别向时任文昌市农业局正副局长的符史军和符永诚分别贿赂现金15万元和5万元,这两名官员向下属授意,向林某的大棚建设“开绿灯”。最终,这些大棚在没有完工的情况下,就顺利骗取补贴197.04万元。案发后,符史军和符永诚都被“双开”。

第二招:篡改数据,虚增面积骗补贴

据介绍,大棚补贴程序中,有关部门要对其实际占地面积进行实测核查。就是这样一个细小的环节都成为贪腐的“漏洞”。海南屯昌县国土局土地交易与技术服务中心陈某负责运用GPS技术勘测大棚面积,在收受了9万元“好处费”之后,他擅自篡改测量数据,伪造了虚假测量图,虚报面积95.28万亩,使得补贴资金135.81万元被骗取。

第三招:走走过场,廉政为民成表演

海南省东方市农业局副局长文敬东以及科员苏敏等人收受该市大发农民合作社负责人的贿赂,在不清楚整体质量是否达标的情况下,仅凭大发合作社提供的大棚造价预算材料,就在验收单上标注合格。更为讽刺的是,文敬东在被调查前夕,还在全市预防涉农资金领域职务犯罪专业培训课上大讲廉政为民的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