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枣,八月梨,九月柿子红了皮。眼下刚入8月,虽然距离黄花梨上市还有一段时间,可前段时间,义乌市苏溪镇张浒村村民楼启南的梨园里已满树金黄,让人垂涎欲滴。
不过,楼…
七月枣,八月梨,九月柿子红了皮。眼下刚入8月,虽然距离黄花梨上市还有一段时间,可前段时间,义乌市苏溪镇张浒村村民楼启南的梨园里已满树金黄,让人垂涎欲滴。
不过,楼启南怎么也高兴不起来,7月29日~8月2日期间,他的梨园里少了2万多斤黄花梨,更让他担心的是,这些被偷走的黄花梨,他刚刚洒过农药。
“万一有人吃了中毒,该怎么办?我要不要负责?”这边楼启南还在担心,前天晚上,果园里又有梨被偷走了。
眼看黄花梨就要上市了 几天内2万多斤被偷走
楼启南的果园,在义乌市苏溪镇殿下村附近,整个果园28亩,其中600棵梨树是他家的,其余是合伙人陈师傅的。
梨园有一圈2米左右的篱笆墙,北面和西面的路边,挂着“梨治过药,摘者后果自负”的警示语。
昨天下午5点多,记者走进梨园,一眼望去,黄花梨挂满枝头,可再往里走,却很难在梨树上找出大一点的果子。
楼启南说,今年人工、肥料等成本投入差不多一万六七千元,不过收成不错,应该有6万多斤,大概8月20日能上市。
最近,夫妻俩每天都会来梨园看看,添加肥料、疏果、除虫……7月29日,夫妻俩还在果园搭过支架。想不到,8月2日下午5点左右,老婆有事过来,发现里面很多大个头的黄花梨被摘光了,就连固定用的支架也遭到破坏。
“起码少了2万多斤。”楼启南说,按照市场价每斤4.5~5元计算,这次起码损失了八九万元。
被偷的梨刚洒过多种农药 药效长达20多天
光是黄花梨的损失,就够让楼启南心疼的了,更让他担心的,是7月27日,也就是黄花梨被偷走的前几天,他刚刚洒过农药。
在梨园,记者见到了地上几个农药瓶,分别写着“三唑磷”、“天王百得”、“至壮苯甲”等字样。
种梨20多年的陈师傅坦言,梨果长成后,果农会喷洒农药,否则果实容易被夜蛾叮咬,出现烂斑纹。楼启南喷洒的这几种农药,专治果树病虫害,“药性20天左右,通过树的新陈代谢来分解,如果刚喷完药就摘下来,药效能持续多久更难说。”
按照楼启南的说法,喷洒的农药是高效低毒的,不过到梨子被盗,前后隔了不到一个星期,药效没有过去,误食可能会出现呕吐、痉挛等症状,严重的可致人休克。
警方正在寻找破案线索 市场监管局将加强农药残留检测
8月2日发现情况后,楼启南已经到辖区派出所报警,没想到,8月4日晚,果园靠东面的一排梨树又被偷了。
昨天下午6点多,记者从辖区派出所了解到,义乌警方正在寻找线索,追查这批“带毒”黄花梨的流向。
办案民警希望偷梨人能尽快自首,不要让毒梨流入市场。
昨天下午,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情况后,也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一方面,各市场监管所马上提醒辖区的相关水果经销商,不要购进和销售来源不明的水果;另一方面,市场监管部门近日将加强对相关市场的水果农药残留检测,防止“带毒”水果流入市场。
律师说法 如果使用禁用药 误食中毒后果农也要担责
毒梨被偷,如果有人误食后中毒,洒农药的楼启南需要承担责任吗?记者咨询了浙江炽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汪宏亮。
汪宏亮认为,如果喷洒农药是黄花梨种植的必要工序,果农只要及时报案,就能避免承担相应的责任。不过,如果喷洒的农药里含有禁用农药,果农还是要承担相应责任的。
汪宏亮介绍,禁用农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不允许在市场上流通的,还有一类是市场上有的卖,只是在果蔬品种上禁用。”如果明知是禁用农药,果农还是喷洒在黄花梨上了,这种行为属于放任后果,不管有没有被盗,有没有报案,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8月20日上午,北仑柴桥的天空飘着一丝细雨,打在身上格外凉爽,连日来的高温干旱天,终于告了一个段落。趁着这样的“好天气”,前郑村的梨农周信华早早地就在自家果园里忙活起来。
这个季节,正是黄花梨成熟上市的时间。前郑村是柴桥有名的黄花梨产地,种植黄花梨的历史超过30多年,整个村至今还种有黄花梨30多亩。走在田间小道上,两旁不时能看到一片片碧油油的梨园,远远望去,煞是喜人。
受连续高温天影响,黄花梨个头小了些,不过糖分更足了
周师傅种黄花梨已经30多年了,也是前郑村里最早种植的果农之一,现在还有2亩多梨园。笔者在他的梨园里绕了一圈,一排排的黄花梨树2米多高,格外整齐,上面还盖着一层薄网,只是黄花梨一个个大都长在枝干底下,常常要拨开枝干才能瞧见,还真有点“藏在深闺”的感觉。
“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台风,还有就是防止鸟来偷吃。”周师傅说,成熟的黄花梨经台风吹后,很容易掉落摔坏,把枝干修得低矮点,让梨尽量在枝干下生长,就能较好地躲避台风的侵袭,而且也不容易让鸟儿啄坏。
今年连续40来天的高温干旱天,也给黄花梨的生长带来了不小影响。笔者看到,果园里的黄花梨个头都不是很大,最小的直径也就五六厘米。“往年,梨头长得比这可大多了,现在一个平均也就4两多重。”周师傅随手摘了个黄花梨,拿在手里掂了掂,有些无奈地说道。
周师傅告诉笔者,黄花梨的销售期一般从8月10号左右开始,种得好的话可以一直卖到9月中旬。以前这个时间,一个黄花梨差不多都有6两多重,更大点的还能长到八九两重,夏天常常吃上一个就饱了七八分。但是因为今年高温天时间太长,又没有雨水,黄花梨每天暴露在强光照射下,很多果子被晒僵,都不长个了。“如果后面这段时间,天气能稍微凉快点,避过虫害、台风等灾害,梨头估计还能再长大一点。”
虽然黄花梨的个头小了,产量也有所下降,不过周师傅对自家梨的品质还是信心满满。“高温天,光照时间长了,梨头的糖分就更足了。”笔者接过周师傅递过的梨,尝了一口,一丝甜味沁入口中,梨肉尝起来也挺脆的。
“今年比去年真是难卖多了”
自从黄花梨上市以来,周师傅每天几乎都“泡”在了果园里。除了摘些新鲜的梨装筐,让老伴挑去菜场卖,还要忙着灌溉,疏通沟渠。为了防止梨被偷,他索性在果园里支了张床,白天就在这儿“安营扎寨”了。
虽然累是累了点,但只要卖得好,周师傅也觉得值。只是这阵子的销售,让周师傅有些焦急。“去年差不多一天能卖个10筐,大概200多斤,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天也就能卖个百来斤,如果卖不掉,只能让它烂在地里了。”说到这里,周师傅也不禁叹了口气。
“今年比去年真是难卖多了。”笔者联系上另一位农户郑国成时,他正在往霞浦一家企业送梨的路上,“这也是朋友好不容易给介绍的客户,对方定了20多箱,已经算不少了,得赶紧给人送去,现在就算是只订购个一两箱,我也觉得开心啊。”郑国成是前郑村人,种梨已经10多年了,现在还种有3亩多,估计今年黄花梨的产量在15000斤左右。
郑师傅告诉笔者,黄花梨的销售途径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农户自己拿到菜场零卖,另一个就是靠单位团体订购。“今年这两个都卖得不好,去年这个时间,菜场里一天都能零卖个300来斤,今年充其量也就200斤。单位团体订购就更少了,有时候说了一堆好话,都卖不出去。”
他显得有些无奈,“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种,前段时间高温干旱天,每天起早摸黑的浇水,总不能果子成熟了,卖不出去烂在地里啊。”
周师傅告诉笔者,去年黄花梨的售价在3.6元一斤左右,今年价格稍微有点提高,每斤在四五元左右。“售价提高也实在是没办法,栽种成本提高了,像一些农业化肥,每年的价格都在涨,如果售价不提高,农户就一点没赚头了。”周师傅说,而且今年上半年柴桥下了一场冰雹,当时正是黄花梨的开花期,不少梨树都有些损伤,结果量也下来了不少,“如果贱卖当然能卖出去,可这都是大家一年的收成,真是不舍得啊。”
前郑黄花梨味甜水分多,市民不妨去尝尝
紫石社区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前郑村的黄花梨也算是柴桥的一个土特产,因为梨味甜,水分多,质量还是不错的,就是长期以来销路比较窄,多数都是靠农户自己挑到菜市场去卖,今年像周师傅这样遇到销售“窘境”的农户还有好几个。这两年,社区帮着农户们也想了不少点子打开销路,成立了“大棚果蔬协会”,每到水果成熟季节,就在微博、网站上“吆喝”,还为农户统一定做了果蔬包装箱,虽然有一定成效,但社区的力量毕竟有限。
如果你也想品尝一下北仑本地的黄花梨,不妨这段时间去柴桥前郑村看看,让老农户们帮着挑选采摘,炎炎夏日,吃上一口又甜、水分又多的黄花梨,相信也会是个不错的享受。

昨日,遭遇冰雹袭击过后的顺义区龙湾屯梨园之乡,烂梨掉落一地。被…
昨日,遭遇冰雹袭击过后的顺义区龙湾屯梨园之乡,烂梨掉落一地。被冰雹砸过的梨腐烂,梨园里弥漫着一股酸腐气,几近绝收。果农杨宝林站在自己家的梨园里一筹莫展。
近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致顺义区龙湾屯的梨园之乡严重受损。仅七连庄一村,七八十户果农种植的上千亩果园受灾,直接损失近千万元。尤其是即将成熟上市的梨子,更是接近绝产。
10个梨子就有9个被砸坏
自从5号那天大冰雹之后,我的果园10个梨子就有9个被砸坏,基本上是绝产了。昨日下午,在顺义区龙湾屯七连庄宏博梨园,果农刘波看着满园砸烂的果子,愁闷不已。
刘波租种了30亩果园。果园背靠燕山山脉,园内并排种植着上千棵梨树。
按以往经验,3月份开始种植,花季时节,千树万树梨花盛开,蜿蜒到半山腰。到了8月初,梨子基本成熟。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售了。
如今,果园弥漫着刺鼻的臭味。梨园小道上散落着刚成熟的梨子,基本都已经腐烂,成黑色的泥状。梨树叶子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洞孔,如同虫蛀。树上挂着的梨子上或遍布月牙状的划痕,或西瓜般炸裂,汁液滴落在枝丫上。有的则半侧已经腐烂,被果蝇秘密麻麻地包围着。
满树烂果子 有划痕就卖不出去
刘波经营果园20年了。他说,以前也遇到过自然灾害,但这次冰雹,是他见过最严重的。
冰雹小的豌豆大,大的有鸡蛋大小,连路边的杨树都被风连根拔起。刘波表示,5日夜里刮西北风,果园无人看管。等他次日上午赶到果园,梨树已经被砸,损失严重。尤其是面向西北一侧的梨子,几乎绝产。
七连庄村委会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片区域在山丁路两侧,约有三四个村庄受损。仅本庄,靠近燕山支脉一侧,就有上千亩果园因冰雹受损。其中包括刘波在内的梨园,和一部分苹果园。
从种植,到施肥,到人力,花费近20万,现如今,不说满树的烂果子,就算是有划痕的,也卖不出去了。刘波说,龙湾屯的梨在北京市很出名,以前能卖两三元一斤,现如今是不准备卖了。
最高每亩赔偿4000元
刘波打算将受损较轻的梨子,送给朋友做梨子罐头或者熬汤。而烂掉的梨子则需要摘下来扔掉,防止梨子腐烂,梨汁滴落树干,影响明年梨子生长。受灾果农说。
七连庄村约七八十户,千亩果园中两百亩左右是梨园,其余近800亩是苹果园。按市场价梨子两三元一斤,苹果五六元一斤来算,上千亩果园损失可达近千万元。
果农已经不寄希望于剩下的梨子卖个好价钱,也不指望每年秋季游客体验采摘乐趣的收入。据果农介绍,他们在等待保险公司周二的实地勘查,根据受损程度给予赔偿。
好在大部分受损果园,都上缴了保险。最高每亩赔偿4000元,除去这次雹灾,之前也刮过三次大风,我们都纪录后告知保险公司,建议能给果农们八成的补偿。七连庄村委会这名工作人员补充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