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某知名财经通讯社率先爆出世界种业巨头孟山都正在与先正达接洽,意欲并购后者。新闻见报当天,先正达股价大涨15%,孟山都…

美国当地时间8月26日,在第三个收购方案被先正达董事会明确拒绝之后,孟山都宣布,放弃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收购。由此,孟山都的竞争对手们避免了一个巨无霸公司的产生。这几月来波谲…
美国当地时间8月26日,在第三个收购方案被先正达董事会明确拒绝之后,孟山都宣布,放弃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收购。由此,孟山都的竞争对手们避免了一个巨无霸公司的产生。这几月来波谲云诡、暗流涌动的世界农化和种子市场,暂时平歇,保持原有格局。
这是一场全球种业老大对全球植保(即农药)老大的收购,首先遭到先正达的激烈反对。先正达管理层和孟山都同时对先正达的股东展开了一场游说战。“我们非常坚定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发展策略。”先正达首席运营官Davor
Pisk向财新记者表示。
其他巨头也随即行动,应对孟山都的“搅局”。路透社曾报道,另一家巨头巴斯夫也欲收购先正达。不过,巴斯夫最愿意看到的是保持现状。由于孟山都拟将先正达的种子业务分割出去,以降低反垄断审批风险,市场传言,陶氏等巨头有意购买。财新记者从多个业内渠道获悉,中国亦有企业对此表现出兴趣。
种子与农化业务协同发展,是国际种业和农化巨头们采取的重要策略。孟山都即同时出售农达除草剂(主要成分为草甘膦)以及抗草甘膦的转基因种子。随着市场发展和服务深化,能否为农民提供精细的一体化种植解决方案,越来越成为竞争力关键所在。
然而,孟山都的农药产品线十分单一。先正达是世界农药市场老大,产品丰富,市场份额高达20%。收购先正达显然是孟山都最好的选择。孟山都管理层多次强调,这样的协同组合,将给两家公司股东以及农民都带来巨大利益。
但最终,先正达宣布,董事会一致拒绝了孟山都8月18日送上的第三个方案。孟山都将报价从每股449瑞郎提至470瑞郎,并愿意为交易失败支付30亿美元反向“分手费”。
这并不能让先正达满意。“在和孟山都的持续沟通中,我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在估值上双方有不可跨越的鸿沟。并购执行中的反垄断风险一直没有被充分评估。”Davor
Pisk告诉财新记者。 孟山都拒绝向财新记者就此事做更多评论。 收购战
孟山都已留意先正达多年。2014年,孟山都便接触过先正达。今年4月,孟山都向先正达董事会正式提出收购建议。
但这并不是一场情投意合的谈判。从先正达披露的双方信件往来看,先正达的主要管理层一开始就强烈反对。6月6日,孟山都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Hugh
Grant在送上改进后的第二版方案时,直接表示了他对谈判进度的失望。
尽管在前一天的会面中,先正达董事长Michel Demaré以及首席执行官Mike
Mack已经明确拒绝了孟山都的收购意向,“先正达不寻求也不欢迎并购”。4月18日,Hugh
Grant还是向先正达董事会提出收购建议,报价每股449瑞郎,按其2014年末总股数计算,总价超过430亿美元,较当时的先正达股票市值溢价31%左右。其中45%以现金支付,55%以股票支付。收购完成后,先正达股东将持有新公司30%股份。孟山都并提出,新公司将在英国注册。
孟山都认为,并购不仅能使先正达的股东立刻获得增值收益,还使他们能够分享并购带来的价值提升。并且,并购有助于促进实施先正达正在内部推进的种子、农化一体化战略。
Hugh
Grant4月底收到先正达一封言辞坚决的回绝信。先正达主席以及CEO几乎对孟山都的建议做了全盘否定,也不认可孟山都描绘的“美好前景”,称孟山都的方案首先强迫先正达将自己的种子和植保业务分割开来,也没有告知如何以及依靠什么能力,将两家公司剩余的业务重新整合。
但孟山都并不打算放弃。6月6日,Hugh
Grant再次给先正达董事会寄去修改过的第二版方案,称其特别考虑了先正达管理层“最担心的反垄断问题”。Hugh
Grant称,在几次讨论中,先正达的外部反垄断团队并没有提出任何站得住的理论,而根据孟山都专家团队评估,在剥离种子业务后,其对并购通过监管批准非常有信心。“如果交易失败,我们愿意支付20亿美元的分手费。”Hugh
Grant在建议中称。 第二版方案,被Michel Demaré和Mike
Mack评价为几乎是第一版的重复。他们始终认为,孟山都低估了先正达的价值,并且没有对监管风险做出充分考量,监管部门很有可能因考量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整体农业投入品市场中占主导地位而否决这项收购。
根据有关统计,即便不计入先正达的种子业务,合并后的新公司仍将占据全球种子和农药市场约30%的份额。6月8日,先正达再次拒绝孟山都的收购建议。
虽然先正达董事会拒绝了两次收购,但斗争非常激烈。Hugh
Grant声称,从反馈来看,并购得到两个公司股东的广泛支持。
孟山都依旧没有死心。8月18日,孟山都向先正达提出了第三个方案,将现金部分出价提至每股245瑞郎,按当时孟山都的股票价和汇率计算,每股总出价至470瑞郎,“分手费”提至30亿美元。但这一报价较此前一些分析人士的预期要低。在遭到先正达第三次拒绝后,孟山都终于表态,“放弃收购先正达后,孟山都公司将继续专注于发展自身核心业务以寻求新的增长机会,引领下一个农业革新浪潮。”
一位接近先正达的人士表示,理念不同,也是先正达不愿意被孟山都收购的重要因素。
对于是否将寻找新的收购目标,孟山都亦不愿向财新记者做出回应。 与巨头共舞
孟山都收购失败,先正达的管理层则成功拒绝了一项对部分股东来说颇有吸引力的并购。两家公司的管理层都感受到压力,须向股东兑现承诺。
孟山都表示,公司将在自身现有的作物保护产品组合基础上,以业界领先的育种技术、生物技术、数据科学,以及新一代的生物制剂和综合解决方案为核心,推进一个全方位的整合战略。
Davor
Pisk不愿意多谈先正达股东间存在的意见分歧,仅表示,现在对管理层而言,更重要的是向股东证明先正达自己能够创造的价值。
但即便收购失败,两家公司对中国种业和农化企业而言,已是“巨无霸”。过去几十年,世界种业和农化市场已经经历了从分散到集中的行业整合。“现在行业集中度非常高。数量很少的一拨公司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Davor
Pisk告诉财新记者。
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种业市场。然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研究员伍振军表示,中国种业企业前十强的销售额只有110亿元左右,仅为孟山都的十分之一,而规模化发展是种业发展的关键。仅从育种上看,优良品种选育是小概率事件,测试规模足够大,优良品种选育才能成为必然性事件。2014财年,孟山都种子和性状业务销售额为107.4亿美元,农药销售额51.2亿美元。先正达农药销售额达113.8亿美元,另实现种子业务销售额31.6亿美元。
科研投入差距也巨大。财新记者2014年探访美国孟山都总部时了解到,孟山都将年收入的10%投入科研,2013年研发资金达16亿美元。中国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去年曾披露,中国十强种子企业年研发投入总计近6亿元。如此,总计还不到孟山都的十分之一。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种业规模效应以及巨头们追求一体化解决方案,虽然此次孟山都收购先正达失败,但仍然可能刺激市场,引发新一轮收购潮。中国企业仍处于缺乏自主创新、相互模仿、打价格战等低水平竞争状态,“希望这次收购会惊醒国内种业企业。”伍振军向财新记者说。
财新记者从业内了解到,当孟山都表示拟将先正达的种子业务分割出售后,有中国企业也流露出兴趣,尽管国内相关机构内部亦存在不同意见。Davor
Pisk向财新记者强调了先正达独立发展的意愿。他表示,他们意识到中国增强相关领域实力的愿望,其中的一些公司有全球野心。先正达欢迎科研、发明、新技术等方面的竞争,乐见中国公司继续扩张和投资。

全球农资市场上演六巨头争霸战 美国孟山都频频出价 瑞士先正达坚决不从
《中国经济周刊》编辑 朱禁弢|编译 在全…

近期,美国某知名财经通讯社率先爆出世界种业巨头孟山都正在与先正达接洽,意欲并购后者。新闻见报当天,先正达股价大涨15%,孟山都股价上涨2.8%。

全球农资市场上演六巨头争霸战

孟山都总部位于美国,目前为世界第一大种业巨头,经营的作物包括玉米、大豆、棉花、蔬菜、苜蓿、甘蔗、油菜等,其2014年种子业务销售额达到107.4亿美元。先正达总部位于瑞士,旗下分为两大业务板块,农化业务和种子业务。先正达的农化业务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近几年销售额一直稳居世界首位。在种子业务方面,先正达的销售额在孟山都和杜邦先锋之后,位居世界第三位。其经营的作物包括玉米、大豆、麦类、蔬菜、水稻、向日葵、油菜和甜菜等。2014年先正达农化业务销售额为113.8亿美元,种子业务销售额为31.55亿美元。如果双方合并成功,新公司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种子、农药产品供应商,从而对全球农资市场甚至全球粮食市场都带来巨大的影响。几年前,孟山都自身就因为其在种业中的统治地位,成为美国联邦政府和几个州的反垄断调查的对象。在2012年,在美国法律部撤销了对其的反垄断调查后,爱荷华州等7个州的法律部门也撤销了对其进行的反垄断调查。由此不少评论家认为如何规避各国的反垄断调查将成为影响该并购案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美国孟山都频频出价 瑞士先正达坚决不从

这并不是孟山都近年来首次意欲收购先正达公司,早在去年六月,孟山都就宣布考虑以400亿美金收购先正达公司。当时孟山都和先正达进行了有关合并的初步谈判,但之后由于先正达管理层表示反对导致合并谈判流产。

《中国经济周刊》编辑 朱禁弢|编译

据悉,与孟山都此次并购案合作的投行为摩根斯坦利和森特尔维尤合伙公司,先正达的合作伙伴为高盛集团,但相关投行都拒绝发表评论。5月8日,先正达方面率先在其网站发布公告,表示其董事会在与法律及财务专家在全面审核了孟山都的收购邀约后,认为其不符合先正达的股东利益,低估了先正达的价值,遂决定拒绝。据悉,孟山都此次邀约对先正达估价每股449瑞士法郎,其中45%以现金支付。该份邀约价值总计约450亿美元,而在2015年5月,先正达公司市值约为310亿美元,孟山都提出的价格达到了先正达总市值溢价35%。先正达主席Michel
Demar表示,孟山都的邀约由于没有考虑先正达发展战略、领先的技术和市场领导地位在未来带来的增长,因此低估了先正达的价值。他说道:虽然目前受到短期汇率及商品价格影响,先正达的市值走低,但是未来发展前景良好。发展中国家市场是带动我们产业未来发展的重点,先正达在这些地区的销售额占到了总销售额的50%以上。我们的战略在这些市场特别成功,在过去的五年里实现了销售额两位数的增长。由于满足了农民对新技术的需求,我们新推出的产品在全球范围内增长迅速。此外我们有大量的具有革命性的农化产品正在研发过程中。同日,孟山都针对先正达的声明发表评论,认为其发出的邀约充分考虑了先正达未来发展的潜力。同时表示,若并购成功,新公司将集两家之长先正达在农化方面、孟山都在种子、生物性状及信息技术方面的优势,成为全球综合性农业服务的领导者,这将更加快速地为全球农民提供创新性解决方案,通过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增加全球食品供应。

在全球转基因农业巨头美国孟山都公司供职的34年时间里,说话温和而又极具毅力的首席执行官休·格兰特(hugh
grant)已经战胜了许多商业竞争对手,甚至连一些对该公司的转基因作物持批评意见的人也在他的面前败下阵来。

大多数业内评论人士都认为孟山都不会就此放弃并购先正达。5月20日,孟山都首席运营官Brett
Begemann先生在第10届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农场到市场的会议上发表的评论印证了这个观点。他在发言中提到,孟山都与财务和法律顾问一道,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分析了两家公司的合并的可行性之后,认为可以解决监管的相应问题。公司计划剥离先正达的种子和遗传性状业务以及一些重合的化学资产,此举意在使交易成为一次纯粹的商业交易,较易获得监管方的认可。他说孟山都有信心解决阻碍此次农药和种子巨头兼并的所有监管障碍。

但在今年8月,这位孟山都首席执行官的说服力和喜欢采取大胆行动的嗜好遇到了挫折,原因是其第二次向竞争对手——瑞士农业化工巨头先正达发起收购要约,价值约470亿美元,但再度遭到拒绝,逼得此前志在必得的孟山都于8月26日公开宣布放弃收购先正达。

综合来看,孟山都此次并购先正达可能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曲折的收购之路

首先是为农民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服务。

全球的农资产品市场被六家大企业控制着,分别是美国公司孟山都、杜邦、陶氏化学,瑞士公司先正达,德国企业巴斯夫和拜耳。孟山都和先正达体量相当,2014年年收入都在150亿美元左右。孟山都是全球最大的种子公司,而先正达则是全球最大的农业化工企业。若此次收购成功,六巨头将变为五家,将诞生一个农业领域的巨无霸。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孟山都通过广泛的并购扩大了自己在种业市场影响力,为其登上世界种业第一的宝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近期孟山都在并购上似乎放缓了步伐,近两年的大型并购案也只有2014年的Climate公司一家。这起并购显然是顺应了目前大数据的潮流,孟山都希望通过其掌握的大量天气数据和预测模型,与自身之前开展的精确种植服务结合到一起,对农民的产前品种选择服务延伸至整个农作物生产周期,包括产前品种选择、产中农事服务、产后农产品销售。这也与目前农民需要从种到收一揽子的专业化农事建议需求相吻合。孟山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是通过农化业务进入农业领域,然后逐步将业务重心转移到种子领域,才成为当今种业市场的巨头的。与杜邦、拜尔、陶氏等竞争对手相比,孟山都虽然在种子业务上竞争优势明显,但是在农化领域上多年来只有农达除草剂一个产品。所以孟山都目前没有充足的农化产品,只能利用手中的数据引导农民购买旗下适合的品种获利,而在更长的产中阶段若不能发挥其大数据的优势,通过其给农民推荐其下的农化产品的建议盈利,显得十分可惜。由此孟山都有必要并购一家拥有丰富产品线的农化企业提升自己通过大数据在整个生长季的盈利能力。先正达作为全球第一的农药供应商也就成为其最理想的并购目标了。

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主要市场在北美和南美。该公司几次试图进入欧洲,都因当地法律法规的限制或消费者的抵制无功而返。据路透社分析,孟山都今年年初就开始与先正达交涉,希望通过收购交易,将总部迁往瑞士,以享受当地的低税赋。

其次是维持其在转基因性状上的统治地位。

《华尔街日报》说,格兰特在过去12年时间里一直都担任孟山都的首席执行官,他至少从2011年开始就已经对先正达垂涎欲滴。

孟山都在转基因性状领域里面最引以为傲的产品广泛应用于玉米、大豆油菜等作物的抗农达除草剂性状对农达除草剂有很强的依赖性。近年来,受多重因素的影响,农达除草剂在除草剂界的地位受到挑战,当前业界普遍看好2,4-D等其他除草剂及与相对应的性状未来市场的发展。为了保证其种子与性状业务强有力的可持续发展,孟山都必须获得新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活性成份,并针对其开发对应的抗性性状。而一种新的农药活性成份开发往往需要8-10年的时间,之后开发对应的抗性性状大概也需要8-10年的时间。因为时间成本过高,所以孟山都不可能从现在开始自主研发,而并购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农药活性成份的先正达成为其未来发展的不二选择。

2011年至2013年期间,先正达的净利润增长率有所下降,但近几年来其农业化学销售收入一直是全球第一。据统计,2014年先正达以113.8亿美元领跑世界农业化学销售额榜单。

第三是降低税收支出。

2014年,孟山都旗下种子和转基因部门的销售额仅增长了4%,远低于2004年时的增长率12%。另外,2014年孟山都旗下除草剂部门的销售额则增长了13%。

根据蒙特利尔银行提供的信息,孟山都总部所在地美国的税率为29%,而先正达总部所在地瑞士的税率仅为15%。虽然孟山都方面拒绝就此作出评论,但是不少分析家认为为了合理避税,若两家合并成功,孟山都会将注册地迁至瑞士。

有业内人士表示,孟山都作为转基因种子公司,其农药业务目前只保留了草甘膦品种。但伴随国际卫生组织对草甘膦品种进行的会引发人体癌症方面的评估,导致孟山都的农药业务遭遇困境。

虽然该并购案没有最终尘埃落定,但是它预示着过去以局部市场、单一作物为主的并购案将逐渐偃旗息鼓,而大型集团之间并购将会越来越多,这将对目前全球农业产生巨大的影响,很有可能影响全球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在世界六大农资巨头中,唯有先正达是单一的农业公司,其产品线专注在农药和种子,正好能与孟山都形成互补。据悉,先正达对农作物技术的研发投入巨大,这些技术可提高玉米、大豆、甘蔗和谷物等农作物的平均产量。而孟山都则侧重于传统和生物技术种子,去年将研发支出从2013年的15亿美元提高至17亿美元。

今年5月初,先正达拒绝了孟山都首次提出的价值约450亿美元的主动收购要约。当时,先正达董事长戴莫瑞(michel
demare)声称,孟山都的收购要约“大幅低估了”先正达的价值,同时也低估了合并将会遭遇的监管阻力。“如果真是想要收购先正达,那么要约价格就必须完全符合公允价值。”戴莫瑞说道。

由于孟山都与先正达在玉米、蔬菜与其他作物种子业务方面存在重合状况,而一旦合并,孟山都的种子业务将引发瑞士反垄断机构的审查,恐使收购告吹。5月底,孟山都再次强调其收购先正达的意愿,称愿意剥离先正达的全部种子业务来取得监管机构对并购交易的批准。57岁的格兰特表示,他不会因为先正达的屡次回绝而打消收购该公司的念头。

就在此时,业内其他企业也不愿坐视行业格局突变。有媒体报道称,巴斯夫正在考虑可能向先正达发出并购要约。同时,拜耳作物科学董事长利亚姆·康德(liam
condon)说:“这肯定会迫使行业审时度势,看看每个企业都会对此做出什么反应。全球农业化学行业只有六大研发企业,所以如果两个最大的企业要合并,难免会迫使别人重新审视自己的战略。”

为平息各方尤其是先正达管理层对于收购的抵制,孟山都主动提高收购报价至470亿美元,但仍遭先正达拒绝。先正达称公司董事会一致决定拒绝此收购报价,称“明显低估公司价值及担忧操作风险”。8月26日,孟山都宣布放弃收购先正达,一场来势汹汹的收购战偃旗息鼓。

农资巨头收购潮暗流涌动

孟山都的屡战屡败并没有改变行业内即将迎来并购潮的趋势。事实上,关于农资市场的进一步整合传闻,一直围绕着六家世界级的领头企业。据透露,这几家公司的非正式会谈已经举行过多次,早在金融危机前,先正达公司就考虑过未来的战略发展问题。除了巴斯夫也拟收购先正达的传闻甚嚣尘上,有分析师认为孟山都依然在寻找潜在的收购对象,收购脚步并不会停滞。

回顾这个行业的发展史,20年前,行业集中度远低于现在。1994年全世界前四大种业和农作物生物科技公司只占到市场份额的两成。2009年,前四大公司占到市场份额的54%。同样的,农业化学市场前四大公司的市场份额也从仅占四分之一扩张到占据半壁江山。行业并购的动力一直存在。

部分原因在于当前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农民们对农资设备材料的需求在降低。另一个原因则是农作物对于除草剂的耐药性。孟山都研发的除草剂草甘膦,市场上称为农达,是公司核心的利润来源。然而这些本应被除掉的杂草正卷土重来。2013年,环保组织忧思科学家联盟发现,能够抵抗草甘膦的杂草已经遍布全美国一半以上的农场。

不过业内更担忧的是收购会让农资市场创新能力下降。屈指可数的巨头将过多精力耗费在自身产品知识产权保护上。20世纪90年代以来,农资市场六巨头已经新培育了200多家公司和专利技术。有人担忧这些公司将集中精力研制利润高的农作物,而不是研究如何解决贫困人口温饱问题。

另一个担忧则是市面上的种子和除草剂品类将更少且更贵。近年来美国农民在化肥、种子等农资产品上的投入增长迅速。这个增速甚至高于农民们相应的支付能力的增长。美国全国农会一直反对孟山都收购先正达,他们十分乐见此次交易告吹。

即便先正达同意收购,但由于两公司在种业方面的市场优势,使其获得美国和其他重要市场反垄断机构的批准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六巨头中其他公司的并购或许更容易。比如先正达和陶氏化学的合并,或许就不会遇到种业反垄断审查。

责任编辑:刘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