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记者从安徽省池州市警方获悉,一名62岁的老人使用假身份证在当地一建筑工地打工,公安部门核对信息发现情况后,对其予以了罚款。记者采访发现,逾60岁的高龄农民工在建筑工…

4月11日,记者从安徽省池州市警方获悉,一名62岁的老人使用假身份证在当地一建筑工地打工,公安部门核对信息发现情况后,对其予以了罚款。记者采访发现,逾60岁的高龄农民工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情况在现实中并非孤例。

开春后,走上工作岗位的农民工中,无论是建筑工地、还是环卫场,年过50的不在少数,这样的群体被称之为“高龄农民工”。老而劳作却老无所养,高龄农民工群体遭遇养老困境。

4月11日,记者从安徽省池州市警方获悉,一名62岁的老人使用假身份证在当地一建筑工地打工,公安部门核对信息发现情况后,对其予以了罚款。记者采访发现,逾60岁的高龄农民工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情况在现实中并非孤例。(4月14日《工人日报》)

所谓的高龄农民工,通常指年龄在50岁以上、依然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进城务工人员。当前,大龄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比例不低,并且超过60岁的高龄农民工并不罕见。这些高龄农民工因到退休年龄而失去工作机会,但是又没有足够的养老金来维持生活,因此只能通过谎报年龄、伪造假身份证的方式来获得劳动资格。而随着建筑业新生代农民工进入“断档期”,许多企业招不到合适的劳动力,也只能对高龄农民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前言:开春后,走上工作岗位的农民工中,无论是建筑工地、还是环卫场,年过50的不在少数,这样的群体被称之为高龄农民工。老而劳作却老无所养,高龄农民工群体遭遇养老困境。

所谓的高龄农民工,通常指年龄在50岁以上、依然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进城务工人员。当前,大龄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比例不低,并且超过60岁的高龄农民工并不罕见。这些高龄农民工因到退休年龄而失去工作机会,但是又没有足够的养老金来维持生活,因此只能通过谎报年龄、伪造假身份证的方式来获得劳动资格。而随着建筑业新生代农民工进入“断档期”,许多企业招不到合适的劳动力,也只能对高龄农民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此,警方表示,伪造、购买、使用假身份证的农民工,和明知求职者使用伪造身份证仍然坚持录用的工作单位,都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在笔者看来,对待高龄农民工应多点“宽容”。比起罚款等硬性惩罚,教育的责任和作用更重要。高龄农民工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对相关法律和违法行为的认识不够深刻,迫切需要社会提供相关知识进行引导;其次,高龄农民工伪造身份证是为了维持基本生活,行为的出发点并没有错。行为本身违法,更需要的是法律知识的教育,硬性罚款只会对其造成“二次伤害”。因此,对待高龄农民工,政府和执法人员就该多点“人情味”和“包容心”。

普遍老无所养

对此,警方表示,伪造、购买、使用假身份证的农民工,和明知求职者使用伪造身份证仍然坚持录用的工作单位,都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在笔者看来,对待高龄农民工应多点“宽容”。比起罚款等硬性惩罚,教育的责任和作用更重要。高龄农民工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对相关法律和违法行为的认识不够深刻,迫切需要社会提供相关知识进行引导;其次,高龄农民工伪造身份证是为了维持基本生活,行为的出发点并没有错。行为本身违法,更需要的是法律知识的教育,硬性罚款只会对其造成“二次伤害”。因此,对待高龄农民工,政府和执法人员就该多点“人情味”和“包容心”。

值得注意的是,高龄农民工的普遍存在也是对社会“养老问题”亟待解决的深刻反映。一方面,高龄农民工虽然工龄时间很长,但基本没有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其次,即使部分高龄农民工投保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根据“多缴多得”原则,由于个人养老金累计金额有限,也无法得到足够的养老保障。在此前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几千万的高龄农民工,几乎不被职工养老保险覆盖,到年龄后只能拿到每月80元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如此现状下,多数高龄农民工只能通过其他手段赚取基本的生活费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宽城镇落户条件,建立健全“人地钱”挂钩政策;同时,网络上也出现了“给高龄农民工发放津贴”的提议。这些想法和政策固然是对解决的高龄农民工养老问题的有力提议。但要想让每一个农民工用有幸福的晚年,仍需要时间来实现。

据报道,这群曾为城市建设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农民工群体,却普遍老无所养。他们有的虽然在工作岗位上,却徘徊在社会保障大门之外;有的虽已告老还乡,却因为无法连续缴纳社保15年而无法享受养老金。网民呼吁,纾解高龄农民工养老之困,需要更多制度反哺,让他们享有基本的养老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高龄农民工的普遍存在也是对社会“养老问题”亟待解决的深刻反映。一方面,高龄农民工虽然工龄时间很长,但基本没有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其次,即使部分高龄农民工投保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根据“多缴多得”原则,由于个人养老金累计金额有限,也无法得到足够的养老保障。在此前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几千万的高龄农民工,几乎不被职工养老保险覆盖,到年龄后只能拿到每月80元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如此现状下,多数高龄农民工只能通过其他手段赚取基本的生活费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宽城镇落户条件,建立健全“人地钱”挂钩政策;同时,网络上也出现了“给高龄农民工发放津贴”的提议。这些想法和政策固然是对解决的高龄农民工养老问题的有力提议。但要想让每一个农民工用有幸福的晚年,仍需要时间来实现。

生活压力大

文/曾青

随着年龄增长、力气衰减,用工单位考虑到风险,逐渐排斥高龄农民工,高龄农民工打工机会也越来越少,往往只能干一些工资微薄的脏活累活,所获得的收入也捉襟见肘。而50来岁的人,差不多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压力之大、困难之多,不难想象。

还需要看到的是,高龄农工的子女,同样存在城市留不下、农村回不去的尴尬境地。把他们养大成人的父母已成为高龄农民工,而他们自己由于教育及社会资源占有上的普遍短板,在社会竞争中处于劣势,往往很难有人能具备让上一辈过上幸福晚年的条件。

老无所依的窘境

据媒体报道,高龄农民工陷入打工难参保,回乡难享养老金的困境。国家统计局《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高龄农民工已达4600万人。根据我国相关社保规定,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转换需要满足缴费15年的条件;领取养老金也需要连续缴纳社保15年以上。

高龄农民工作为第一代农民工,当时的养老保险政策不完善,制度不规范,养老保险转移接续难,加之用工单位并不认真执行养老保险政策,很多用工单位没有为农民工缴纳养老保险,致使这一批高龄农民工正成为被养老保险遗忘的群体。他们曾经为国家、为城市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如果让他们自生自灭,有违人性,也有悖于现代社会的基本保障原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