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三亚4月13日电
4月的海南,金色的稻田波浪翻滚,南繁“大军”群雄荟萃。87岁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站在三亚师部农场的稻田里,看着穗穗金黄,感叹:“中国水稻育种发展遥遥…

央广网北京4月8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在中国的南端,有片神奇的土地,农业科研人员说她是“育种的天堂”,农民说她是“种子基地”,普通人说她是“光热圣地”。她,就是位于海南三亚的南繁基地。从杂交水稻、高产玉米到抗虫害的棉花,一个又一个农业奇迹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被创造;从袁隆平到李登海,一位又一位的科学家在这片沃土上缔造着民族种业的神话。

4月24日,“美丽中国·幸福海南——庆祝海南建省25周年•全国百家网络媒体看海南”大型采访活动百余名记者、编辑,走进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通过参观了解热带农业的科研生产活动。
30多年前,“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凭借当时三亚普通的野生水稻,在三亚南繁基地成功培育出举世瞩目的三系杂交水稻品种,使中国水稻生产有了重大突破。4月24日,“美丽中国·幸福海南——庆祝海南建省25周年•全国百家网络媒体看海南”大型采访活动百余名记者、编辑,走进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通过参观了解热带农业的科研生产活动。
三亚是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也是热带高效农业大市。从1968年袁隆平第一次到海南开展杂交水稻科研至今的近40年中,他领导的杂交水稻科研团队每年都要赴海南进行科学实验与研究,有时连续长达数月之久,袁隆平先生有10多个春节就是在这里度过的。袁隆平院士曾说,海南岛是杂交水稻育种的“伊甸园”。
“南繁”是指全国各省的农作物种子工作者,利用我国南端典型的热带气候条件,于每年的9月至次年的5月,在海南岛南部开展农作物种子加代、鉴定、繁育、制种等科研生产活动。近半个世纪以来,每年到南繁季节,全国有20多个省的500多家科研生产单位、高等院校、民营科技企业的农业专家、学者3000-5000人云集到海南的三亚、乐东、陵水等市县,开展南繁工作。
南繁加快育种步伐促进品种更新换代
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坐落于科技工贸园区,作为“南繁”研究基地的重要一环,这里硕果累累、科技高超、学者云集……在听完该院工作人员的介绍后,网媒行的编辑、记者们纷纷为“南繁”的卓越成绩震撼不已,在与专家互动的过程中,大家都对三亚的热带农业竖起了大拇指。
“海南南繁基地,在加速农作物品种改良进程方面,具有全国绝无仅有的光温资源优势,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据该院院长助理陈老师介绍,一个新的农作物品种的选育一般需8-10代,在内地,冬季不能从事大田科研生产,一年只能完成一代,育种周期为8-10年,而在海南南繁基地,一年可以完成2-3代,同样通过南繁进行新品种的鉴定、品种试验、亲本扩繁,也大大加快了优良新品种推广的步伐,这就是南繁的优势。
建国以来,我国培育出5000多个农作物新品种,主要农作物生产品种完成了6-7次的更新换代,在这方面南繁发挥了全国各地不可比拟、人工气候不可替代的作用。
据悉,中国工程院院士、“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中国工程院院士、“甜瓜大王”吴明珠,全国人大常委、“玉米大王”李登海,棉花专家郭三堆、陈正华、赵国忠等一批着名农业专家,也长期在此从事研究工作。
南繁为农业结构调整提供物质技术基础
有资料显示,南繁作物主要以粮食作物为主,1970年,袁隆平先生的助手冯克珊、李必湖在海南省三亚市南红农场,发现了野生稻花粉败育型雄性不育株,袁先生利用这株“野败”,1973年在南繁基地成功实现了杂交水稻的三系配套,1976年成果在全国范围大面积推广。从1976年至2005年的29年间,全国杂交稻累计推广约45亿亩,累计增产近4000亿公斤。目前,杂交稻占全国水稻面积的50%,产量占全国水稻产量的60%。
另外,“玉米大王”李登海也曾通过南繁培育出掖单系列高产优质玉米品种10多个,推广面积最大时占全国玉米面积的34%。
据悉,杂交水稻、杂交玉米、杂交高粱在海南南繁基地培育成功,进而在全国大面积的推广,使我国粮食生产打了一个翻身仗,粮食年总产量从建国初的1亿吨,提高到了目前的近5亿吨,不仅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而且为下阶段产业结构调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对世界粮食生产做出了贡献。
“南繁是海南热带特色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我国农业的发展,尤其是解决中国13亿人的吃饭问题,确保粮食安全,做出了巨大贡献。”据不完全统计,1959年以来,全国各地到海南南繁的人数累计超过30万人次,面积累计达300万亩,生产水稻、玉米、小麦、高粱、油料、棉花、烟草、麻类、蔬菜、瓜果等28种农作物优良亲本种子近6亿公斤。
南繁成农业生产用种“储备库”、种子质量“鉴定室”
目前,我国农业生产年需种量约为125亿公斤,保障农业安全首先要保证种子供应。
“我国是一个多种自然灾害频繁发生的国家,每年主要农作物的制种基地都有可能因灾减产,利用南繁基地冬季生产种子、调剂补缺,是确保当年生产用种的有效途径。”基地负责人举例说,1976年长江以南的江西、湖南、广东、广西受灾,生产用种缺口较大,便大举在海南制种,当年的制种面积达20万亩,解决了这些省份的杂交水稻种子供需矛盾;2002年长江流域普遍遭受高温热害,造成杂交水稻制种大幅度减产,为此,湖南、湖北、安徽、江西等省当年冬季在南繁基地制种超过8万亩,生产种子200万公斤,有效地保证了生产用种的需要。
种子质量悠关农业生产健康发展和农民的切实利益,确保种子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是种子纯度,检验种子纯度最准确、最有效的方法是田间种植鉴定。但是,冬季在海南进行纯度种植鉴定,可以直接准确判定当年用种的质量,可阻止假劣种子流入市场。
据资料显示,从1995年开始,农业部例行对全国杂交水稻和杂交玉米种子质量进行监督抽查,并到海南进行种植鉴定。同时,各省农业部门也采取相应措施,利用南繁鉴定,开展对辖区内商品种子的监督抽查。去年江苏省农林厅根据南繁种植鉴定结果,对纯度不合格的“两优培九”杂交水稻种子及时采取了禁止销售的措施,保障了农业生产安全。
根据近五年的统计,平均每年来海南开展南繁的单位有500多个,南繁人员超过5000人,南繁面积7万亩左右,每年给基地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超过1亿元;因南繁而带动的旅游、交通运输、劳动就业、社会服务等产生的间接经济效益上亿元。
三亚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南繁基地依托海南南部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成为海南与全国其他地方紧密联系的平台,全国各地的科研和管理人员从四面八方来到海南从事南繁工作,不仅直接带动了南繁地区经济的腾升,带来的新技术、新品种、新信息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对促进南繁地区的经济繁荣和社会全面发展至关重要。

新华社三亚4月13日电 4月的海南,金色的稻田波浪翻滚,南繁“大军”群雄荟萃。

我国育成的7000多个农作物品种中70%以上都经过了南繁基地。2008年,袁隆平的中稻品种“两优1128”经过8轮竞拍,最终以1180万元成交。这个比金子还要珍贵的杂交水稻品种就是在海南三亚选育出来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曾经指出:“南繁基地,是国家宝贵的农业科技平台,一定要建成集科研、生产、销售、科技交流、成果转化为一体的服务全国的重要基地。”

87岁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站在三亚师部农场的稻田里,看着穗穗金黄,感叹:“中国水稻育种发展遥遥领先于世界,而杂交水稻成功一半的功劳属于南繁。”

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南繁育种基地如今又是什么样子呢?记者带您走进这片神奇的土地,了解那一颗颗金种子背后的沉甸甸的故事。

这两天,在三亚市师部农场的南繁水稻基地内,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育种研究员曾庆魁正等待着4月底新一轮的收割。严格筛选良品,是他把关品质的关键。“我们要观察每一个材料,从外观、抗性、品质上综合考察,结合其实用性进行筛选淘汰。”曾庆魁说。

穿过一条泥泞的小路,记者来到位于三亚市荔枝洲师部农场的南繁水稻基地。虽然只是4月清明刚过,但这里却暖如盛夏,满眼是绿。让人十足的感受到草长莺飞、挥汗如雨的夏季已经到来。水田里的稻苗,籽粒已经开始膨大。来自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育种研究员曾庆魁向记者介绍起身后的这片试验田:

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柯用春说,一个新的农作物品种的选育一般需8至10代,在内地,冬季不能从事大田科研生产,一年只能完成一代,而在海南南繁基地,一年可以完成2至3代。通过南繁进行新品种的鉴定、品种试验、亲本扩繁,大大加快了优良新品种推广的步伐。

曾庆魁:这个都是已经灌浆了,内地现在才刚刚播种,这边已经灌浆了。我11月份来到这里就是播种,就是安排南繁的育种计划。这一个小区代表一个品种,这边已经有明显的分界线,这两排是一个品种,不一样,我们是同一天播的。

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海南种质资源多达数十万份,其中有水稻种质资源592份,籼亚种253份,粳亚种296份,全国大面积推广的杂交水稻品种有80%经过南繁。每年南繁杂交水稻制种面积超过12万亩,种子出岛产量近3000万千克,可生产粮食超过100亿千克。

正午强烈的阳光,让曾庆魁时不时的抬起胳膊抹着脸上的汗水。他从事育种研究已经快有20年了,也是三亚南繁基地的“常客”,今年他培育的水稻品种于2016年11月开始播种,2017年1月中旬进行插秧,预计4月底开始收割。

据了解,2015年出台的《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建设规划》,专门划定了26.8万亩适宜南繁科研育种的区域,划定为永久基本农田,实行用途管制。

曾庆魁:我们这一带前面早的已经收过了,我们要观察每一个材料,从外观,从抗性,从品质上综合考察这个材料,实用性,进行筛选淘汰,不符合要求就淘汰掉,筛选好的,我们记载它的特征、特性、形状。我们是往返两地的,一般都是候鸟式的,我去年11月份来的,过年也在这边过的,一直呆到4月底,到5月底结束,因为那边要播种,要安排,我们连轴转。我们有40多个人,光水稻这块是38个人。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启发表示,南繁为保障中国粮食安全发挥了巨大作用,没有南繁,中国的农作物品种状况是不可想象的。

此时的海南省三亚市,有靓丽的沙滩、美丽的海湾、神奇的雨林,吸引着全国各地游客来此旅游。而在来往三亚的人流中,有一类人很特别,他们每年冬季从全国各地汇集到这里,目的地却不是惬意的海滩或在热带雨林中漫步,而是为了一粒粒小小的农作物种子。三亚市农业局副局长曲环告诉记者:

据统计,全国育成的农作物新品种中约70%经过南繁,涉及水稻、玉米、大豆等作物近30种。

曲环:南繁的人才,比如三亚,每一年大约有五六千号,南繁的专家,国家顶级的专家,都要到三亚这边来,因为南繁可以迅速地缩短育制种的时间段,种业的加速器,效果是非常突出的。

据介绍,南繁是指南繁育制种,是利用海南冬春季能够满足种植物周期生长繁殖的独特气候条件和生物资源,从9月至翌年5月,进行农作物品种选育加代、适应性观察、种子鉴定评估、扩繁和种子生产等活动。“只要是做水稻育种的,都会到南繁加代。”

时间就是金钱。常规育种,新品种的选育往往需要8-10代,在北方受光热资源条件的限制,一年种一季,选育一个品种往往需要8-10年,于是育种人一路向南寻找,最终找到了海南岛最南端的三亚。位于北纬15-18度之间的三亚,10月份到次年5月份为旱季,光热条件能够让作物再种一季,这就是南繁加代。海南省南繁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林景山表示:全国70%以上的农作物品种都经过了南繁的加代。南繁基地能缩短育种周期,大大加快品种推进。

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南繁育种已成为中国农业科技创新和新品种选育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如今,每年中国29个省的700多家单位到海南开展南繁。

林景山:据统计,南繁可以缩短农作物品种的选育大概是一半的时间。像假设在内地,水稻的繁育,一个品种的繁育时间、选育时间需要八年。在海南时间是缩短了四年,缩短了一半。

南繁育种更育人,60年来,这里不仅成就了“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李登海、郭三堆等一批知名育种家,而且培育了无数青年农业科研人员成为育种中坚力量,海南省南繁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林景山:

林景山:60年来为我们国家培养的农业科技人员大概是10万人左右。像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西北瓜王”王林聪院士,还有紧凑型玉米杂交玉米的专家。用袁隆平院士的话来讲,杂交水稻的成功一半的功劳是要记在南繁身上的。

育种是个技术活儿,也是个辛苦活儿,时时考验着人的体力、耐力和判断力。曾庆魁表示,用十年磨一剑形容南繁育种工作,一点不为过。

曾庆魁:就杂交组合成功一般要六到八年的时候,母本的时间就更长了,母本是最难选的,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一个品种完全出来再走向的生命高峰,一般得十几年。所以一个育种家一辈子出不了几个东西,从科研的角度上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精品,必须要有一种铁棒膜成针的耐心,没有这一点很难成功的。

60年南繁育种,润物细无声地滋润着中华国土和数以亿万的农民。但随着三亚众多知名的旅游休闲度假胜地的建立,这里的地价、房价也不断看涨,旅游房地产和农业不可避免地面临“争地”问题,南繁育种基地的用地矛盾逐渐显现。

曾庆魁:从育种的角度来说,我们不怕辛苦,我们最怕土地不稳定。原来这边是300多亩,现在就剩50亩了。

如果想南繁育种能够继续加代培育,育种人也要“加代”,后继有人。湖南省农作物种子南繁中心主任研究员谭新跃认为,要使南繁科研育制种基地成为“中国饭碗”最坚实的底座,就要使南繁成为培养,并能留住农业、科技管理人员的沃土和摇篮。

谭新跃:现在我国在育种这一块基础条件还是比较差,育种还是靠人,我感觉到现在育种界优秀的人才都留不住,我觉得要加强硬件建设,在规划的统一前提下保证基本生活条件,吃住行,包括通讯网络,这要统一规划、统一建设才能解决。

告别时,曾庆魁感慨地对记者说:

曾庆魁:其实这个行业还是很有魅力的。它是很枯燥,很辛苦,但是也很有魅力,它不断给人希望,但也不断给人失望。因为这个材料今天觉得很有希望,第二天可能不是我想要的东西,很失望。但会不断给你新的希望,所以天天带着希望,带着兴趣在工作,其实我们感觉到不累,我相信大部分搞育种的人都是这个心态。

(责任编辑:中国农民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